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纵览 >

省委督察室原副主任充当“说客”,受贿560万元!被判11年

2020-06-03 15:05:36 来源: 清风杂志

近年来,有个别党政领导干部甘愿充当违法乱纪的“说客”,突破为官做人的底线,非但不依法履职,反倒企图搅浑水,千方百计替违法乱纪者“站台”、捂盖子,并从中谋取私利。

时任海南省委督察室副主任兼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整改督导组副组长的林仕錤就是这样的“说客干部”,他联合个体商人陈丁景帮助他人获得采砂许可证延期,共同收受好处费高达700万元。

商人眼中的“香饽饽”

1967年7月3日出生的林仕錤,海南省万宁市人,本科学历,原系海南省委督察室副主任(正处级)、海南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整改督导组副组长。

2017年上半年,个体商人陈丁景通过琼海市的一个朋友介绍认识了林仕錤,后经常跟他一起吃饭喝茶。

“2018年3月的一天,我的族弟林某约我在海口市蓝天路的一家茶艺馆喝茶。当时陈丁景也约我喝茶,我就让陈丁景过去一起喝茶,后来我有其他事情耽误了。”林仕錤称,后来他才知道陈丁景是找他办事。

据了解,2018年,林仕錤任省委督察室副主任兼省环境环保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整改督导组副组长,统筹负责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工作的组织协调、整体推进和督促落实等工作。同时,又担任省环保督察整改督导工作专班督察督办组组长,职责为围绕重点行业性问题进行跟踪督办,备受陈丁景等商人老板的“青睐”。

没过几天,急不可耐的陈丁景再次约林仕錤喝茶。当时,林某和海口建某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某公司)一个叫许某的经理过来一起喝茶,许某向林仕錤提及建某公司砂场被海口秀英区水务局刁难,责令停工、烧船的事情,希望林仕錤能帮他们协调一下。

原来,2015年9月,建某公司中标海口市秀英区东山镇多侃村采砂权,并与海口市国土资源局秀英分局、秀英区水务局签订合同,合同规定采砂权期限为两年(2016年2月19日至2018年2月18日),采砂量为50万立方米。2018年年初,建某公司多次以政府要求砂场停工配合环保检查、政府占用58亩矿区等事由,向秀英区水务局申请补偿停工天数378天,并申请延长采砂许可证期限,但秀英区政府主管领导及秀英区水务局未同意延期。

陈丁景将建某公司情况汇报给林仕錤,几天后,林仕錤电话告知陈丁景,他第二天要带队去建某公司砂场开展督察工作,陈丁景将这一情况告知了许某。

第二天,林仕錤带队到建某公司砂场开展督察工作,海口市水务局、秀英区水务局领导及分管环保的秀英区副区长陪同,建某公司实际控制人许某政及许某在现场接待。

督查结束后,许某政、许某请林仕錤、陈丁景等人吃饭,许某政向林仕錤提出希望帮忙办理采砂证延期事宜,林仕錤当时未表态。几天后,陈丁景又找到林仕錤,提出建某公司希望林仕錤帮忙办理采砂证延期事宜的要求,林仕錤指使陈丁景先与建某公司面谈。

过后不久,陈丁景告知林仕錤,已经和建某公司的许某政、许某谈好,如果林仕錤能帮助建某公司顺利办理采砂许可证延期,建某公司将一次性给予好处费300万元,并自获得新的采砂许可证次月起,每月再给予好处费100万元,林仕錤欣然应允。

充当“说客”来牵线

2018年4月底的一天,林仕錤在与时任海口市秀英区区委副书记、区长的王业天(已立案调查)吃饭时提出,希望王业天为建某公司采砂证延期事宜提供帮助,并告知王业天事后建某公司将给予好处费,王业天表示先了解情况。

王业天顾及林仕錤当时的职务身份,指示时任秀英区水务局局长的王传伟(已判刑)及时办理审批,不要拖延。秀英区水务局便将采砂补偿天数调整为328天,将《关于合理补偿海口建某砂厂停工天数的请示》及相应的呈批表一并报秀英区副区长黄某军审批。

然而,黄某军认为需要对建某公司真实采砂量进行权威认定,并再次向王业天汇报。王业天表示上级领导关注该事项,要求区水务局尽快审批,不要拖延。黄某军将王业天的意见转达给王传伟后,秀英区水务局审批通过了建某公司的申请。2018年5月,建某公司顺利取得了新的采砂许可证,期限从2018年2月19日延长至2019年1月12日。

王业天到案后交代,大概十几年前,林仕錤曾挂职东方市副市长,自己当时任秀英区委政法委书记,因工作原因,自己去东方市开会期间结识了林仕錤,之后,两人就慢慢熟悉了。

“林仕錤带队到建某公司砂场督察环保工作,那天我没有时间陪同,我打电话向他表示歉意。”王业天称,林仕錤当时便在电话里跟他说建某公司砂场因中央环保督察等原因停工许多天,现在已经督察整改完毕,应该允许建某公司砂场复工。

王业天曾告诉办案人员,他之所以同意建某砂场办理延期,是因为林仕錤是海南省委督察室副主任、海南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整改督导组副组长,他负责带队对秀英区政府等相关部门进行环保督察,当时秀英区总共有150多件环保督察案件,建某公司砂场也在环保督察范围内,所以林仕錤对秀英区政府等相关部门是有很大的制约作用的。

“尤其是林仕錤明确向我提出,要关照延长建某公司砂场采砂许可证期限,如果秀英区政府还不给办理的话,我担心他在环保督察方面刁难我们秀英区政府,对我们秀英区政府的工作予以否定。”王业天坦言。

正因为如此,王业天没有在秀英区水务报送的请示上面进行批示,建某公司砂场是个麻烦事,举报、投诉特别多,相关领导也多次批示,他不想蹚这浑水,于是让秀英区水务局负责办理此事。

官商勾结狂敛财

林仕錤还清楚地记得,那是2018年4月的一天,陈丁景约他在海口市某加油站见面。见面后,陈丁景就将装在纸箱里的约30万元人民币交给他,并说是建某公司许某送来的好处费。

在四个多月时间里,为推动办理采砂许可证事宜及感谢林仕錤和陈丁景等人在办理采砂许可证延期事宜方面提供的帮助,经许某政同意,许某共分七次从建某公司提取资金700万元送给陈丁景,陈丁景将其中560万元交给林仕錤,自己分得140万元。

林仕錤收钱后,将538.32万元藏匿在万宁市老家二楼房间,并让人转移到亲戚家,案发后被公安机关查扣。后林仕錤家属向海口市纪委暂扣款账户上缴21.68万元,至审判前林仕錤共计退赃560万元。

2019年3月1日晚上,因母亲生病在家,林仕錤开车回万宁老家,在途中被海口市监察委员会的办案人带走接受调查。而半个月前,陈丁景因涉嫌犯受贿罪,被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

经查,林仕錤违反政治纪律,向组织提供虚假信息,企图掩盖违纪违法事实,对抗组织审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伙同他人共同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海口市纪委监委通报称,林仕錤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法纪意识淡薄,口是心非、表里不一,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私欲膨胀,以权谋私,利用参与环保督察工作之机,为砂场非法采砂提供帮助,性质恶劣,应予以严肃处理,对林仕錤进行“双开”,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一审法院认为,林仕錤在担任省委督察室副主任兼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整改督导组副组长期间,与陈丁景一起,帮助建某公司非法获得采砂许可证延期,共同收受建某公司好处费700万元。一审依法判决被告人林仕錤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被告人陈丁景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万元。

宣判后,两人不服,提出上诉。2019年12月19日,海南省高院终审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且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遂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子(点击查看)
最新跟帖

热点关注换一批换一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