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纵览 >

江苏经信委原党组成员郗同福犯受贿罪一审获刑12年

2020-06-02 14:23:36 来源: 清风杂志

江苏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党组成员郗同福,自入仕和走上领导岗位,工作上与“第一”几乎不沾边,可自打贪腐以来,“第一”却接踵而来,谓予不信,请看事实。

被告席上的郗同福

“就是老母鸡从家门前经过,我也要捉回家下个蛋后再放走。”在套话连篇的贪官忏悔中,像郗同福这样检讨自己贪婪行为的,“别具一格”,堪称“第一句”。

案发后查明,郗同福除大肆捞钱外,还捞房65套,车位30个,着实让人吃惊。在普通百姓一房难求的今天,他竟一口吞下这么多的房产,胃口确实大,人称“第一胃”。

法不护腐,纪不容贪。郗同福遭到查处是必然的,他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江苏省监委留置厅官“第一个”。

已经退休6年了,郗同福以为进了“保险箱”,可好好地享受“腐败美味”,没想到还是遭到查处。像他这样被查的厅级干部,在江苏可说是“第一人”。

郗同福与这些腐败的“第一”“同福”一同走上了不归路。

给“母鸡”喂了几口食,就要让其为自己下蛋

郗同福出身贫苦,从小丧父,母亲改嫁,跟着年迈的老祖母生活,衣食不周。成年后的郗同福,开始了奋斗的人生,依靠组织的关心与培养,从一名基层公社工作队队员干起,一步步走上了领导岗位。

郗同福当上领导后 ,就像范进中了举,有求于他者除了热脸热茶热捧,还有金钱伺候。面对如此佳境,当年穷怕了的郗同福,“金钱”渐渐从心底被激活,尤其是看到过去那些从没拿正眼瞧过的小老板、包工头在自己的帮助下一个个阔了起来,神气活现,觉得心里很不平衡。论水平能力,论官职地位,自己哪样比他们差?可就是钱没他们多,如今谁还与钱过不去!自己连走路都能踢到钱,正是来钱的“丰水期”,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何不趁机捞一把?

南京市江宁区个体老板宋崇明(化名)干个体多年。头脑好使,人很精明。他深知要在商界混,不找个靠山不行。他举目四望,仔细观察,时任江宁区委常委,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开发区总公司总经理郗同福进入了视线:人家在党内和政府内都有职务,且有职有权,只要巴结上此人,还愁在江宁混不下去!其实,宋崇明也没有多大的能耐,无非是烟酒开路,银子搭桥。只几个回合,他就把郗同福拉下了水。因郗的生财之道就是“捉鸡生蛋”,宋崇明是个会下蛋的“鸡”呀,弱鸡可欺,何不利用他一番,多下几个蛋。于是,一个谋私利,一个找靠山,臭味相投“热得快”,二人立马成了“哥俩”。宋崇明有求,郗同福必应。企业改制中,宋想要得到江宁某企业,郗同福从中协调成功。不但如此,郗还给了宋的公司许多优惠,如优先向江宁开发区供应物资,免收其公司租用办公楼租金等。宋的女儿要求调动工作,郗同福二话没说,倾力相帮,使其如愿。如此这般,宋崇明怎能不心生感激?一感激就要送“感谢费”,时机选在春节前,借口全是“拜早年”,每次1万元,一共拜了7年,郗同福每次都是笑纳。就这样,宋崇明这只会下蛋的“鸡”,每年都要寻机为郗同福下“蛋”,一连下了17年,累计33万元。

像这样喂了几口食,就让其生蛋的“母鸡”,对郗同福来说还多着哩!

2007年的一天,郗同福坐车路过江宁某小区,发现小区不仅房子盖得好,且地理位置佳、人气旺。颇有商业头脑的他,立马想到如在这里买套门面房,无论是自用还是出租,定能赚钱。当获知该小区的开发商是张某后,不由得心花怒放。

郗同福深知,张某这只“鸡”会下蛋,一旦开了口,不会拒绝。但自己不会多要钱,要钱多了,这样会给人留下口实,被抓把柄。为保险起见,他多了个心眼,让连襟王宣(化名)出面洽谈。张某在商海遨游多年,什么世面没见过?他深知这是郗同福的“金蝉脱壳”计,买门面房的其实是他自己。张某很识时务,不敢得罪这个“财神爷”,当王宣前来洽谈时,满口答应,并以低于市场价100多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这套门面房卖给了郗同福。不费吹灰之力,100多万元的好处就装入了腰包。

除了“下蛋”,还要拔毛

不种芝麻,也能喝上香油。尝到甜头的郗同福,对这些能给他下“蛋”的“鸡”,越捉越想捉,越捉心越贪。他捉“鸡”下“蛋”,还嫌下得慢,干脆拔毛,就像一幅漫画上的鸡,被拔得一根毛也不剩,拄着拐杖,赤裸着身子回去。

南京市江宁区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李志(化名),甘当温顺的“母鸡”,既给郗同福“下蛋”,又被“拔毛”,是被郗同福盘剥得最厉害的一个。

还是在江宁区任职的时候,郗同福发现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江宁区大拆大建,处处有项目,遍地是工程。他敏锐地意识到:搞房地产开发工程有利可图。但要搞房地产工程,得首先成立个公司,有个工程队,还要有资金保证。可自己是国家干部、公务人员,国家有明文规定,公务员不得经商办企业。只有与他人合作,自己还不能出头露面,这可是一道难题,他拍着脑袋想解决的办法。

郗同福想呀想,终于想到了合作对象,就是江宁区的房地产公司老总李志。之所以选李志,一是自己帮过李志的忙,有恩于他。记得1999年8月,江宁开发区开始对下属企业进行改制,为将公司改制给自己,李志到处托人,最终得到郗同福的帮助,顺利地将公司改制到自己名下。与此同时,郗还利用职权,在土地受让、规费减免、土地出让金的缴款年限等方面给予李志关照。李志对此没齿难忘,他不仅说感谢话,还见诸行动出感谢费,为郗同福下了不少“蛋”。郗同福信心满满,与李志合作办公司,此人只会点头不会摇头。果不其然,郗同福找到李志说出自己的想法,李志十分爽快,想都没想,一口答应。

李志这一头摆平了,郗同福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让谁上前台与李志当合伙人?他想到了妻弟张同民(化名),凭着这层关系,既放心又不使肥水流外人田。张同民正做着发财梦呢,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岂能不吃?

2004年,郗同福调连云港任市委常委、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真可谓位高权重。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骨子里姓郗但表面上为公的连云港市政工程建设公司不失时机地成立了。成立公司首先要注册资金,市政工程建设公司注册资金共5715万元人民币,双方约定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70%和30%,李志出头露面,当然占大股。他比较守信用,以南京某公司的名义出资4000万元人民币。张同民“占股”30%,按比例应出资1715万元,张同民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在前台忙活的伙计,后台老板是郗同福,这钱应由他来出。可郗同福是个只进不出的主儿,又把目光瞄向了李志:自己给姓李的帮的忙太多了,姓李的应该下个大“蛋”。为此,他碍不过情面,只掏500万元,据他自己交代,这钱还是“借”的,余下的1215万元还指望李志代为支付。李志从内心不想掏这笔钱,但又慑于郗同福的淫威,往后有求于他的地方多着呢,这“冤大头”就当了吧。他心里暗骂这家伙“刀太快”,但脸上还要露出笑,乖乖地为郗同福支付了1215万元人民币。

李志和张同民的市政工程建设公司进驻连云港,有郗同福这座大靠山,还愁没业务?仅数年功夫,就赚得盆满钵溢,郗同福笑得合不拢嘴。

2007年下半年,郗同福得知自己将要调离连云港,到省城任职。常言道,人在人情在。自己不在连云港了,以往的职权没有了,业务还有保证吗?那李志还能对自己百依百顺吗?三十六计,走为上,捞现的!郗同福要从工程建设公司的股份中撤股分红,抽身转向。而此时的公司正开发新的房地产项目,需要大量的资金,节骨眼上郗同福却要撤股分金,无疑是釜底抽薪,杀鸡拔毛。但他才不管这些呢,他最看重的是自己的利益。

郗同福铁了心要撤股,且分红要现金。李志无奈,只得答应,但拿不出现金,只好给房产抵押,按郗占30%的股份计算,给了已开发的65套房产和30个车位,当时市场价共折合人民币4313.79万元。郗同福当初只投资500万元,就获得这么多的钱财,等于是空手套了个大白狼。

东窗事发,偷鸡不成蚀把米

随着职务的不断升迁,郗同福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权力是个好东西,多少“鸡”为他生“蛋”,让他拔“毛”。从小要过饭、穷怕了的郗同福,恨不能把权力用尽,将钱财一口吞进肚里。但他也知道,权力是把双刃剑,钱字右边一把“戈”,全是锋锐的冷兵器,贪婪露骨了,会遭到剑刺戈戳,伤身甚至丧命,自以为聪明有福的他,不能不考虑这个问题。但面对唾手易得的钱财,不拿失落,想拿又怕烫手,咋办?他想到了伪装。廉政教育他带头,廉政账户有他名,在同事和下属的眼中他的廉政工作似乎做得比谁都好。

捞大钱的时候,郗同福就像电影和电视剧里隐藏得很深的特务,让你根本看不出来,非要到剧情最后才真相毕露。开工程公司,他让妻弟出面当“二传手”,自己当后台老板;因为担心被查,退股分红所得的房产没有一套登记在他本人和家人的名下。案发遭查,他家中唱“空城计”,可受贿的95件字画,17件首饰工艺品,34套不动产权属证书,2.36万美元却是藏在其中一个连襟的家中而被搜出……

外面每来一个“脉冲”,郗同福都要来一次“震荡”。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退休8年后案发被查,郗同福闻知一阵惊慌,莫要轮到自己啊!他一方面“回头看”,看自己的贪腐有没有留下蛛丝马迹,要隐藏得更深些;另一方面又偷偷地到庙里烧香拜佛,求神灵保佑;三是自己的名字中有“福”,小时父母请的算命先生就曾说过,他是有福之人,万事逢凶皆化吉。侥幸心理又使他很快忘记了“震荡”,在贪腐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常言说得好,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郗同福再小心翼翼,哪怕是使出孙悟空72变的本领,也逃不过群众雪亮的眼睛,终于“中举”了。审查期间,为逃避查处,他还不忘为自己评功摆好,说他的“三观”比“五官”还正,任职期间走一地到一处,如何吃辛受苦,如何取得政绩。但狐狸再狡猾,也逃不过好猎手。经过几番斗智斗勇,郗同福终于败下阵来,低下“高贵”的头,乖乖地接受党纪政纪和法律的惩处。

2018年5月,江苏省纪委常委会、省监委会经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郗同福开除党籍处分,取消退休待遇,收缴其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所涉款物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2018年12月,郗同福因犯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2019年5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子(点击查看)
最新跟帖

热点关注换一批换一批

返回顶部